钟晓琴准备了一大桌子菜,梁景兰上桌一看,每一道菜都是她Ai吃的,以前这个nV人可不会那么热情,更不会关心她Ai吃什么。

    再看梁昊那带着点讨好的眼神,以及钟晓琴眼神扫过他时的威胁意味,梁景兰百分百确定,这两口子有事要求她,而且是大事。

    “来,我们一起祝景兰生日快乐。”梁爸提了一杯,大家纷纷举起了酒杯,但是钟晓琴只拿了一罐牛N。

    梁景兰笑了笑说:“我记得晓琴是能喝酒的,怎么今天只喝牛N?”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今天不大方便喝酒。”钟晓琴说完就拿胳膊肘碰了下梁昊。

    “对,对,差点忘了,今天我们家是双喜临门哦。”梁昊傻笑道。

    “哦,还有什么喜事啊?”梁爸问道。

    梁昊说:“晓琴怀孕了,今天去做的检查,已经三个月了。”

    “真的呀,太好了!”梁妈高兴地站了起来,梁爸更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梁家有皇位要继承,梁景兰笑而不语,她不会在这种事上扫兴,梁昊和钟晓琴结婚五年,现在才怀头胎,大家高兴也好,激动也罢,都可以理解。

    为什么要挑她过生日的时候宣布呢?而且梁昊的表情很奇怪,虽然还是傻呵呵的,但是眼神里夹杂着一丝苦涩,还有忐忑不安。

    “梁昊,你都高兴傻了?”她故意调侃道,“晓琴一直给你使眼sE呢,你不得先谢谢晓琴啊。”

    “啊,不是,阿姐,我是要谢谢晓琴的。”梁昊都没敢看梁景兰,表现得很心虚。

    这让她回想起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梁昊偷拿了她好不容易做好的乐高模型,到学校去跟同学吹嘘,被她揭穿之后,就是这个眼神。

    但是今天梁昊可没偷她的东西,难道是?

    梁景兰眯起眼睛,钟晓琴又是给她夹菜,又是顺着梁爸梁妈的话,畅享梁家宝贝金孙的未来,然后话题一转,扯到了上学的事。

    “哎呀,就是我们这里没有好学校……”她刚一说完,梁昊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猛地抖了一下,如同奔赴战场似的盯着梁景兰。

    “阿姐!”

    “什么事啊?”

    “我要跟你借钱。”

    “借钱做什么?”

    “孩子出生之后我们不能继续住在爸妈家里,根本挤不下的,他以后上学选学区,这些事情上户口的时候就得办好,现在政策有变化了,中途落户很麻烦的。”梁昊一口气说完,跟背台词似的。

    梁景兰暗笑,可不是背台词么,她是绝对不相信梁昊会关心还未出生的孩子在哪个学区上学,以后有什么入学政策,这些话百分百是钟晓琴为了借钱写好了让他背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