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以这样子呀。”梁景兰接受了钟晓琴的条件,梁妈又开始纠结她们的关系。

    梁景兰拟了一份协议书交给钟晓琴,然后转过头冷冷看向母亲:“我亲Ai的妈妈,请你Ga0清楚,我才是受害者。”

    从这一刻起,她对家庭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不管谁挡了她的路,她都不会手下留情。

    说实话,如果不是钟晓琴当众播放了那段视频,在场的目击证人太多,她一定会选择杀人灭口。

    “婚前财产协议?”钟晓琴看不懂那些合同条文,但是她很清楚,梁景兰这是防备她用结婚的方式骗她的钱。

    只是她太小看钟晓琴,一开始钟晓琴计划借种,确实是为了从梁家掏出更多的钱,但是后来,她的胃口越来越大,想要的也越来越大,梁昊Si后,她拿出视频威胁梁景兰,真不是为了钱,她就是想得到梁景兰这个人。

    所以,只要梁景兰跟她领证,她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这是我的条件,签完之后,我们去做公证,如果你不愿意签,那么我之前的话作废,随便你把视频散出去……”梁景兰SiSi瞪着她,“就算我身败名裂,也有无数种手段让你生不如Si。”

    “阿姐,别这样说嘛,把我当仇人似的,我又没说不签。”钟晓琴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歪歪扭扭的很难看,再对b梁景兰的签名,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都让人别扭。

    “明天下午去民政局,我在门口等你。”梁景兰说完之后,又看向梁爸和梁妈:“我再强调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梁昊,我不会接手这个烂摊子,现在我的人生也被他狠狠拖累了,我不欠你们任何人。”

    梁爸就像吃了h连,心里苦,又张不开嘴,只能重重地叹气。

    梁妈还想说什么,被梁爸拦住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不能再失去唯一的nV儿。

    “哦,对了,我再提醒一句,梁昊的头七刚过,钟晓琴改嫁的事最好不要传出去,我是无所谓的,但是被人家看了笑话,难受的是你们二老。”

    梁景兰深谙人心,知道现在等着看笑话的人已经跃跃yu试,迫不及待了。

    b如梁二叔一家。

    “可怜哦,以后孤儿寡母怎么生活?”梁二叔一边品着茶,一边感叹着大哥家悲惨的生活。

    梁二婶也叹气:“唯一的男丁没了,景兰又不结婚,万一生的是孙nV,大哥家里岂不是……”

    “不能这么说,剩下孙子的概率又百分之五十嘛。”

    梁二叔嘴上教训妻子,脸上的笑意都藏不住了,老大家里风光了二十多年,也该他们倒霉了。

    梁二婶又说:“我觉得还是梁昊没福气,那钟晓琴颧骨高,就是克夫的长相,当初我就想提醒大嫂来着。”

    郭悦实在听不下去他们的冷血发言,对自己的亲人私底下幸灾乐祸,见面时还能说亲道热,这样的人还有道德底线吗?

    她深深地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梁晨对堂哥的Si毫无反应,就像Si的是陌生人,听到郭悦报信时,还烦她吵到自己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