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小说宝库>科幻灵异 > 杀死那个乙女反派男配最新章节目录

杀死那个乙女反派男配

作    者:除却莁山

动    作:加入书架,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2-04-29 04:10:58

最新章节:同榻而眠 含入V通告

手机阅读《杀死那个乙女反派男配》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

隔壁《拯救白月光恶犬计划(双重生)》待完结了,我忙完那边再回来日更,这本暂时随榜更新哈。我下回再也不双开了,再双开我就是煞笔。 请务必看排雷点!!! 外表清冷内心沙雕的女医生 x 疯批乙女游戏反派男配 文案: 楚未时是个单身26年的外科女医生,高冷禁欲的气质和略显英气的眉眼,让她倍受女生欢迎,可她的确直得不能再直。 但楚未时是个纸性恋者,只会喜欢二次元的帅哥。 最近楚未时玩的一款冷门仙侠乙女游戏被爆出反派男配台词频频出bug,她心下好奇,又把游戏关卡从头到尾玩了一遍。 最后,在凌晨一点钟,游戏屏幕里黑发黑眸的反派和她对视。 闻择:“连你也想控制我吗?” 楚未时的心脏猛跳了一下,随即就被拉进这款游戏中。 冰冷而陌生的电子音在她耳边响起:“欢迎宿主进入《与君长歌》。” “我的任务是攻略这五个男主?” “不,你的任务是杀死反派男配闻择。” 楚未时想:一个男配而已,不是她推就行。 可到了最后,她不想让闻择死,她想救他,想…… * 闻择被设定成疯批反派人设,可是他逐渐发现了世界的真相,他不想被那些所谓的“天道”控制。 那些“天道”对他深恶痛绝,常常为了那五人要置他于死地。 直到有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一切死局都有了解法。 最后她助他成神,自己却魂魄尽散。 尧天大陆第一位飞升成仙的仙尊在雷劫中恸哭:“阿时……阿时,不要丢下我。” 你从地狱拉我入极乐,自此,我所有的悲喜都与你有关。 你即是天道。 阅读指南(排雷): ①姐弟恋,游戏be,小说he,文案中的任务不详细,不是一上去就把闻择杀了具体看第一章; ②前期虐男(被女主欺骗、利用,各种受伤),男主控慎入; ③单元故事以惊悚灵异类为主,胆小慎入; ④本文修仙等级:引气—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大乘—化神—动虚—渡劫,除了引气无阶,其余每级七阶,越往上突破越难。 立意选自邓紫棋歌曲《多远都要在一起》歌词 补充了对于前期虐男的解释,后期他们相爱了就是双向奔赴,没有谁虐谁,都是我这个后妈在虐两个人。 预收文一:《大逆不道》 跋扈美艳寡妇长公主x疯批伪善宦官九千岁【双洁,he】 简介: 大冶有佳人,长公主楚承善倾国之貌,却是个强娶新科状元郎将其逼死的毒妇,惹得一身骂名还依旧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深宫有善官,宦官贺兰洲心慈手软,总是不忍惩罚犯错的宫女太监,被他体恤过的宫奴们纷纷敬称他一声九千岁。 本无交集且天差地别的两人,却因为承善的重生搅和在一起。 上一世被处以鞭刑后灌毒酒含恨死去的承善长公主重生回宫变那一夜,为了活命,她必须依附宫中那位权势滔天的东厂提督九千岁。 漫天火光中,她的身后是追来的叛军,为首的将领拉满弓,箭羽向她直直射来。 “厂督,救我!”承善大喊一声,泪水糊了娇面。 箭头射中她的肩膀,那里很快渗出鲜红血液,承善倒在血泊中,阖眼前她看到那扇紧闭的高门被人打开,那位素来心慈手软的年轻厂督贺兰洲从内走出。 他生得俊美,一双眼尾上扬的狐狸眼带着淡淡笑意。 贺兰洲只一暼承善,如看地上尘土一般无异,对着叛军轻笑道:“在咱家的地盘杀人,不想活了?” 将领上前想拖走承善,他又道:“既然到了这儿,就该是咱家的人。 直到后来,承善才知道自己招惹了一条心狠手辣的疯狗,而这条疯狗死死咬住她,不想松口了。 众人皆说尊贵的大冶王朝长公主下嫁给一个阉人,真真是大逆不道。不过管他呢,本就没有所谓的正道,站在最高位者,即是正道。 预收文二:《谁会爱大小姐呢(末世)》 娇气毒舌的病娇大小姐 x 抖M属性的痴汉小保镖 文案一: 林笙讨厌这个世界,讨厌婚内出轨冷漠薄情的父亲,讨厌精神病发作掐着她脖子让她去死的母亲,更讨厌被关在笼里却无法逃脱的自己。 她恶毒地打骂走一个又一个女仆,但身边永远跟着一个小保镖。 但她也讨厌这个被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男孩,讨厌他对自己的隐忍和退让。 直到那天他浑身是血地推开自己的房门,眼眸里是克制又汹涌的浪涛。 他把她抱起,推开窗,一跃而下。 身后是四肢扭曲、嘶吼着朝他们追逐而来的……丧尸。 “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大小姐去逃亡。” 文案二: 顾厌被家主带到林笙面前时只有七岁,他父母因故去世,被姑姑卖给林家做奴仆。 他的使命是监视这个喜怒无常的大小姐,但慢慢的他觉得保护大小姐才是他最重要的使命。 大小姐对他很坏,会打他耳光,会踢他,会言语羞辱他,但不会赶他走。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小姐给的,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她用自己的奖学金买的。 “你是我的狗,什么都要用我给的。” “嗯,我是大小姐的狗。” 文案三: 末世到来,这片危机四伏的土地,出现了一对另类的情侣。 女孩总是被男孩背着,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色棉布裙,干净得像一朵百合。 男孩也永远背着一把武士刀,除了那张格外俊美的脸,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伤口。 “谁会爱一个自私恶毒的大小姐呢?” “我会。” 顾厌永远爱大小姐。